河南省示范性高中  河南省魯山縣第一高級中學歡迎您!   設為首頁        加入收藏       聯系我們
當前位置:首頁>德秀雜志>學生美文

黑夜中·點燈

發布人:魯山縣一高    發布時間:2018-05-07    瀏覽:2205次

    今 世

    在劉生家里,我總會充滿無限幻想。

    那個昏暗的小屋里好像每個角落都藏著秘密等著我去探索。而劉生也是個有趣的老人,他的肚子里好像裝著無數個故事,閑時就坐在門檻上講給我聽。但這還不足讓我著迷,讓我著迷的,是在高柜上的檀木盒子,那個盒子漂亮極了,無法形容的紅和和盒上裝飾的花紋都在勾著我去觸碰它,打開它。但劉生極寶貴這個盒子,從不輕易讓別人碰它。

    劉生病倒了,在我身高隨著門前竹苗長高時,他病倒了。他只能每日臥在里屋,飯也是阿爹每日端到房里吃的,咳嗽聲終日不斷,故事從此斷了。終于,有一日劉生把我叫到床前。“幺妹,記得清我講過多少故事嗎?”

    “唔……好多好多的。”

    他笑“幺妹還想聽剩下的嗎?”

    “想聽想聽,劉生你好幾日沒跟我講故事了。”

    他咳嗽,卻又笑。“去,把我那盒兒拿來。”

    我自然知道是哪個盒兒,有些驚訝又有些驚喜,跑去把那個檀香木盒取來。

    他接過,打開,里面只是幾張照片和一張泛黃磨損的紙。

    “今兒啊,給幺妹講講我的故事。”

    “劉生的故事嗎?”

    “是,我自己的故事……”

    舊 事

    〈一〉

    “生兒,記得把門口牛奶帶上,上學喝。”

    已經踏出巷口的劉生聽見阿娘的呼喚,又折回來拾起牛奶收進書包,快步跑出巷口。過兩個街,再轉三個彎,劉生熟練地拐進個有些荒涼的小道兒。邊撫摸著生著綠苔的墻壁,邊往深處走,快步到盡頭時停上。劉生按了按松動的磚塊,抽去,在里面翻出一物揣入懷中,又放好磚塊,快步跑出小道兒。

劉生是踏著鈴聲跑進教室的,暗幸自己未遲到之余,拿出牛奶猛灌一口,還是熱的。

    “唉,‘貨’取好沒?”劉生偏頭一看,是張蕓。他一頓,望了眼窗外,迅速將懷里的東西塞進張蕓的包里。

    “你妥善些放棄,這次去‘貨’里面夾的有下個月的單子,你把單子給王老師。‘貨’傳給會里的學生看,交待全體學生都要妥善保管,傳一遍后立馬銷毀。”

    劉生附在張蕓耳邊悄聲悉數交待著,張蕓收好包,對劉生笑了笑。“放心吧,都做了好幾回了,你總像老媽媽一樣擔心這擔心那。沒事兒,我會安排好的。”

    劉生看她臉色有些慘白。“你怎么了,不舒服嗎?”

    “入秋的小病而已,我娘這些天病又犯了,吃藥要錢,我做了份工,估計是累著了,沒什么大礙的……”

    “怎么上課了,你倆還在站在,快去座位上坐好!”張蕓還未說完,就被門口站的賈警衛一嗓子吼斷。兩人一驚,迅速回到座位上,皆是一身冷汗。

    能不害怕嗎,那么重要的東西還在張蕓包里呢。

    賈警衛巡視一圈瞬間安靜的教室,走了。劉生悶在胸腔里的一口氣終于吐出。他看了眼窗外艷陽高照的天,又喝了口牛奶。

    看,這事也不是太難嘛。

    〈二〉

    劉生沒想到這次“貨”傳得那么快,昨兒上午去才拿回來,今天早晨來就有學生傳給他。劉生用紙包住那物,塞進書包最底處。

    “等到放堂回家再看吧。”劉生想。

    好像抱著某種念想等時間流逝時,時間總會過得漫長,當劉生聽到放堂鈴聲迫不及待沖出教室時,卻被張蕓叫住。“劉生!”

    劉生停住腳步。“怎么了?”

    “沒……也沒什么大事。呃——我把你作業簿弄丟了,對不起。”

    “唉,我還以為怎么著呢,沒事兒?”

    “那我以后還犯錯誤了,你會原諒我嗎?”

    “唉,會的會的,我先走了。”

    劉生轉身,錯過了身后張蕓遲疑又不安的眼神,跑出教室。

    歸家,劉生便迫不及待地拿出紙包的“貨”,他小心翼翼撕開紙,露出“貨”的面目——那是一本書。劉生拉了窗簾,便去汲取那帶著不同色彩的知識。

    這是本帶有插畫的書,書里那封在巖石里的魚,流向大海的河都讓劉生喜歡的緊。尤其是“化石魚”那頁的旁白:

    把燈點在古代的巖石里,讓它們去看看活著的魚。

    劉生心里忽然就涌來一陣酸楚。為什么?為什么隔著淺淺的海灣就不能和大陸一樣?為什么?為什么軍隊來了就不能看喜歡的書,學感興趣的知識?他這條封在黑暗巖石里的魚,什么時候才能解脫?

    劉生抬頭看了眼書桌上的燈,照亮黑暗的燈,心里稍稍回溫一點。所幸,他遇到了王麗娟老師。王老師同情學生們,想法子弄來了許多“違禁”圖書來在班里傳閱,后來人多了,就成了一個讀書會。

    “這搞的像地下組織一樣。”劉生苦笑著想。但他很快又沉浸在知識的海洋里,暫時去做條快活的魚兒。夜已深,劉生窗前的那盞燈光在黑暗中尤為顯眼,他已經細細讀完一遍了,但目光卻仍被帶有“化石魚”那頁吸引,幾乎是情有獨鐘。他想撕下保存,卻又惦記會里規定未傳閱完畢,不得損壞圖書……

    意識掙扎之間,那頁紙已經被扯下握在手中,劉生又后悔又有些小欣喜,他將書頁整整齊齊壓在書桌下枕著,做了個甜美的夢。

    夢里,那盞燈將黑暗照亮,劉生的身體不再僵硬,他終于沖出巖石,游向大海。

    〈三〉

    “插播一條緊急預報……嘶……嘶……由于天氣影響……嘶……本市將迎來本月最強烈的陣雨……嘶……請……嘶……市民做好防范……嘶……準備……”

    劉生從柜子里拿出雨具,望了眼窗外。

    “明明昨兒天氣還好好的,今天怎么就變這樣了……”劉生不解地想。他收好雨具,出門將門口牛奶也收進書包,跑出巷子。

    下雨的話,新進的書是不能放在舊地點了,要換哪呢?

    劉生憂心忡忡想著,跑向學校。遠處天空,即將登陸的、烏黑的雨云慢慢逼近,仿佛要將天空吞噬,仿佛那雨一下,就可顛倒世間萬物……

    劉生又是踏著鈴聲跑進教室的。他迅速將書悄悄塞給下個順位學生,然后坐在位子上等待上課。

    第一節是王老師的課。風敲擊著窗戶,窗外噪音摻雜著屋內的講課聲,劉生突然有些恍惚,講臺上王老師的聲音有些失真。他習慣地扭頭去看自己右后方的位置,哪兒沒人。

    張蕓沒來上學。

    “嗒嗒,嗒嗒,嗒嗒……”腳步聲在教室門前停下,是賈警衛。

    “王老師,你出來一下。”

    劉生看著窗外兩人的嘴張張合合,并聽不清他們說的什么,直到賈警衛從懷里掏出一張紙,劉生才漸覺不安。

    “王老師,你見過這張書單嗎?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這暴雨,最終還是不期而至,傾盆而下,顛倒了萬物。

    〈四〉

    陰暗潮濕的牢房,冰冷的鐐銬。叼著煙的獄警數著號碼,一一校隊囚犯,待到要員來了之后,簽字,畫押,認罪。

    “吱呀。”鐵門開了。

    “037號、038號、039號……快點!排好隊跟著走!040號、041號……”

    審訊室里。

    “你們認罪嗎?”

    學生們身體僵硬,柔軟的肌肉好像都變為石塊,沉重無比,那上面還套著手銬。死一般的沉默,拿著筆的男人挑眉,朝外做了個手勢,幾個壯漢得到指令,手持紅泥,捏著學生們的手,一個個,強制畫押。

    ……

    劉生已經記不清這是第幾次了,自從進來之后,整日就是簽字,畫押,認錯。雖然他自己也不知道有什么罪可以認。黎明前的夜最黑暗。劉生覺得自己又變回了那條封在巖石里的魚——還帶上了枷鎖,沉重地壓得他喘不過氣。

    讀書會里有告密者。他想。要不那張本應在王老師手中的書單不會無緣無故出現在賈警衛那兒,而書單是自己親手交給了張蕓。

    張蕓,張蕓……為什么要這樣?

    劉生痛苦的閉上眼睛。他不想去猜測這個平日溫婉的女孩為何會做出如此決絕的事。讀書會全體學生被抓,王老師不知下落,而他的阿娘也要受牽連——這都是他害的。

    滾燙的淚落下。

    可這又有什么辦法?他真的是渴望去讀書啊!他貪戀書帶來的光明啊!他想沖破這黑暗啊!

    劉生艱難地翻出來衣服內袋里的那張紙,那張帶有“化石魚”插畫的紙,顫顫巍巍地舉起,就著獄中微弱的燈光,再次看了起來。

    “誰來為我點燈呢?”劉生苦笑。

    劉生,留生。即使在黑暗中,也要活下去,去找大海,去找光明。

鐵窗外,報更的號子吹響。鐵窗里,燈火熄滅。劉生靠著墻壁睡著了,手里緊急攥著,他的渴望。

    嘿,天亮了嗎?

    今 世

    四月四,清明至。我和往年一樣著一襲黑衣,捧著白菊去墓園,去看劉生。

    當年,那個老人再給我講完他自己的故事后沒多久,就永遠閉上了眼睛——他甚至還未同我道別。

    我坐在墓碑前,輕輕撫摸他的照片。記憶從指尖涌動,漸漸充斥了整個身體。

    他說,那個告密的女孩是因為家中親人患病在床,沒錢醫治,加上賈警衛的利誘,一時糊涂把書單給了他。

    他說,他違反了約定。他不狠她,但永遠不會原諒她。因為這件事讓許多人受到牽連,王老師在獄中去世,阿娘為這也落下病根。

    他說,那張偷偷撕下的書頁,竟在那段黑暗時光成為支撐他活下去的力量,成為他的燈光,讓他有勇氣想他名字一樣,留生。

    他說……

    剩下的就只有嘆息。

    我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塵土,輕步走出墓園,眼里蒙著薄霧。這位老人,年輕時為追求知識的光明,在黑暗中摸索了半生尋找出路。暮年后,卻將一身仇恨抖落,在被點亮的人生中逝去。

    這位老人,是我的爺爺。


    注:本文背景是在南京政府垮臺,國民黨敗退臺灣。反思戰敗原因,錯誤認為思想領域出了問題,于是全面整治,規范各階層學的知識,說的話,并在各階層安插眼線監視,發現任何“可疑”行為或“違禁”圖書都會被舉報。這個發生在臺灣的思想文化整治運動,史稱“白色恐怖”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作    者:高笑晗 高二(14)班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指導老師:司海龍



青青草国产在现线免费